中共邵阳市委老干部局

欢迎进入中共邵阳市委老干部局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 改革开放四十年大家谈

改革开放四十年大家谈

回到四十年前工作过的农村看改革开放--新邵县副县级退休干部张步瑜

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8-10-24  浏览人数:550

年逾八旬,衣食无忧,儿孙自立,父母双亡,夫妻皆健,家事别无一虑,唯一牵挂的是四十年前在农村蹲点时那些同甘共苦的农民朋友,虽只相距六十多里,由于多方面的原因,故地重游亦显艰难,但牵挂之心总是放不下,更想看看改革开放四十年来这里有了什么变化。10月12日,借县老年保健协会在老年节到来时下乡慰问退下来的村干部代表之机,我随车来到了四十年前蹲点的潭府乡洪福村。原在这个乡当过党委书记、现任县老年保健协会会长的刘解兴,刚参加工作就跟我在这里蹲点、后又当过这个乡的乡长的退休干部廖谷生及一名乡干部随我同往。

在洪福的几年,田土里和农民简略的屋舍及大小院落中,无不留下我的足印,遗憾的是时隔四十年,大多数村民相见不相识了。深深嵌在脑海里的旧时记忆,已被流逝的光阴掩盖得无影无踪:泥泞的乡间小道全被到户到院落的水泥乡道代替,汽车可以开到家门口;新式楼房比比皆是,在稀存的老屋烘托下更显勃勃生机。我曾在农民那间低矮阴暗、度过四十岁生日的房子不见了。曾经当了23年村党支部书记、现年73岁的刘定仕,在家门口迎接了我们,老熟人久别重逢,格外高兴。他是一位能办事又清廉的好村官,原有那栋与父母同住的老房子,拆了大部分为40岁的儿子建了新房,余下的一部分的给自己和老伴住。我当年的住户还是四十年前的老房子,当我们来到她家时,85岁的女主人扶着拐杖起身热情迎接,她的三个儿子都有工作,退休的大儿子在家陪伴,儿媳去了常德带孙子;两个小儿还未退休,那个昔日与我同床共睡的小儿子,如今是县人民医院的副主任医师,他们在外面都有房子,这栋老房子就留下做“古董”了。

 当年这里离我工作单位不足十里,食宿必须在住户家,来回单位都是步行,自行车是难以实现的苛求。如今代步的不是小车也是摩托车。很难见到自行车的影子了。昔日肩挑手提生活用水的现象已成为历史,每到一家拧开龙头,水就来了。我的第一件家电是1980年9月17日以55元钱买的海燕收音机,如今家家的电视机、电冰箱等一应俱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模拟手机是稀罕之物,是高贵的象征,如今智能手机盛行,交流极其方便,我们刚从村里回县,一位熟人就知道我们的行动,我问她怎么这样消息灵通,她说是姐姐打电话告诉她的。真没想到,一位七十岁的农村妇女,我们上午刚走访过她,她下午就发布“新闻”了,真快啊!

农村四十年的变化大不大,农民高兴不高兴,只看看他们露在脸上的笑容,听听他们对现实生活的赞颂就知道了。他们没有太多的溢美之词,更多的是藏在心底的那份感谢之情。我们去看望他们,完全是个人行为,但他们却上升为党对他们的关怀,每到一处,都热情留我们吃饭,送自产的农副产品,我们一一谢绝,只领了他们的心意。85岁的老住户还连连自责过去家庭条件差,对我们招待不好,请多多原谅,并对我们馈送的那点微薄的慰问金连说谢谢。对我们来说,四十年过去了,曾在那里工作过的农民朋友还记得我们,并对我们的工作有一定的肯定,还欢迎我们多下去走走,我们就心满意足了。